ネコ

【零晃】相机与扣子

维希:

*这是《无可救药》的番外,感觉以后还有番外23456.......(才没有




*正篇走这里→ 链接 




————————




01.


 


深睡眠的大神晃牙被突如其来的吵闹声吵醒,明明城堡位于深山中,平常只有风吹过树叶发出的声响和小鸟的鸣啭声,为什么今天像是置身于人类世界,被一波又一波的说话声覆盖住。他试图用枕头盖住两边的耳朵,然而这起不了什么作用。一阵奇怪而熟悉的笑声传来,没有用魔力隐去的狼耳刷地立了起来,他从枕头里抬起头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客厅里的家具被搬走了,一下子变得宽敞,窗帘没有拉上,外面是漆黑的夜幕,几颗星星闪烁着微弱的光芒。长桌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美食,排放整齐的酒杯里斟满了红酒,点点烛光不时跳动一下。皮肤苍白的吸血鬼们衣着光鲜,还有说有笑的,完全不把这个站在楼梯口一脸懵的大神晃牙放在眼里。不过,与其说不把他放在眼里,倒不如是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


高贵的真祖吸血鬼养着的狼人。


可是本人还在状况外,以为自己在做梦中梦。他冲那个穿着华丽浑身散发着我是屋子主人气息的吸血鬼招招手,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三秒后,双手用力捏住他的脸颊。


“嗷,小狗汝在做什么?”零揉了揉被捏红的脸,泪眼汪汪语气委屈但其实心情很不错。


 


“痛吗?也就是说本大爷不是在做梦...”晃牙瞬间换上凶狠的表情,“喂!吸血鬼混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吸血鬼出现在本大爷的地盘里?”


 


“准确的来说,这里是吾辈的地盘吧,算了,汝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周末。”


 


“小狗真是一点都不懂浪漫喏。”


 


零眨眨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晃牙忍住不去感叹这个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演技真好,叹了口气后妥协地说:“你的生日。”


 


“所以吾辈的好友们决定要在这里为吾举行生日派对。”零优雅地举起酒杯,接下了他的话。


“烦死了,明明之前什么都没有搞。”


 


“偶尔来一次『生日派对』也是不错的,噗咔噗咔~”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深海奏汰吓了晃牙一跳,原本晃牙能够凭着本能嗅出来者的味道,但今天有太多吸血鬼聚集在一起,味道混淆了嗅觉,能够从中找出朔间零已经很不错了。


 


“...你好。”该有的礼貌还是有的,晃牙恭恭敬敬地向奏汰打招呼。


 


“你好~对了,这是送给零的『礼物』。”


 


“谢谢深海君。”零在奏汰的眼神示意下拆开了礼物,这是一台数码相机。


 


“我看见零好像很喜欢『拍照』,所以就送了照相机,以后你就能随时随地地『拍照』。”


 


零再一次道谢,等奏汰离开后,他立刻放下酒杯凑到晃牙身边:“小狗,吾等来拍一张吧。”


 


“你不是连手机都不会用吗,更别说要用这台相机照相。”晃牙边挣扎着要逃出零的怀里边抱怨道。


 


“哦呀?也就是说,如果吾辈学会了使用这台照相机,汝会无条件让吾辈拍照?”


 


“等你学会了再说吧,”晃牙连续走上几个台阶,“本大爷要去睡觉了。”


 


“派对才刚刚开始,小狗不来陪吾辈来一支舞吗?”零眯起眼,慢悠悠地开口,低沉的声音里似乎带着诱惑人心的魔力。


 


“现在是凌晨三点,本大爷明天还要早起去图书馆复习。”困意战胜一切,晃牙摇了摇头,脑袋已经开始变得昏沉,他没有再一次推开走到他身边的零,任他往额头上落下一吻。


 


“晚安,晃牙。”


 


“嗯。”晃牙做了个你快走吧的手势,扶着楼梯的扶手走上楼,消失在阴影中。


 


“你还真是养了个不得了的孩子啊,零☆”


 


日日树涉一出现,鸽子从斗篷里飞出来,扑闪着翅膀在天花板下方盘旋,零皱了皱眉,屈起手指弹走落在肩头的羽毛,“涉,汝这样会吓跑吾辈的客人们。”


 


“噢,那这样如何?”涉打了个响指,鸽子变成朵朵玫瑰花苞掉进女士的酒杯里,令她们开心地大叫起来,白色的羽毛化成玫瑰花瓣,洋洋洒洒如同下雪。涉为这场晚会献上玫瑰色的表演,零没有多余的理由教训他,只能无奈地说:“难怪那个皇帝会那么喜欢汝。”


 


涉没有出声,只是脸上还挂着笑容。


 


许久之后,他才回应他,而对方也一直在等待着,“现在的你也有了自己的归宿。”


 


晃牙又躺下了,那一个晚安吻似乎起了作用,外界的吵闹与体内浮躁一扫而空,他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不得不让我们承认的是,你看起来比以前开心得多了。”


 


 


 


02.


 


明明嘴上说着电子器材苦手的零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学会了如何使用照相机。晃牙夹着书推开门那一刻,闪光灯灯光一瞬即逝,亮得他条件反射眨了眨眼。


 


“吸血鬼混蛋,你学会了拍照?”晃牙有些吃惊地跑到他身旁抢过照相机翻看照片,隔壁的吸血鬼笑得一脸得意:“吾辈可是吸血鬼,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倒......”


 


“这拍照技术也太烂了吧。”晃牙皱起眉头看着照片上被复习搞得昏昏沉沉根本提不起劲的自己,毫不犹豫按了删除键。


 


“小狗,那可是吾辈拍的第一张照片,怎么说删就删。”零显得不开心了,举起手抵在下巴处,眼神移向另一边。


 


“不就是一张照片,本大爷可以.....喂,吸血鬼混蛋,要去庭院走走吗?”


 


“现在还是烈日当空喏。”


 


“少废话,今天是阴天啊!”


 


厚重的云层遮蔽了阳光,在灰沉沉的天空下,庭院的颜色也显得晦暗,鞋底踩在修剪得很平整的草地上,微风中带着青草的味道,他揉了揉鼻子,尾指被牵着的人扯了一下,回头,零松手改为双手拿相机,对准了晃牙。


 


“小狗,看镜头。”


 


“谁、谁会看啊,拉你出来不是让你拍人而是拍风景,啧,都说了别拍!”


 


零无视他的喋喋不休,按下了快门,又一张照片诞生,里面的晃牙闹着别扭把头偏向一边,手伸向镜头企图要遮住,细碎的灰发下耳根有些透红。


 


“真是一张好照片。”


 


“快让本大爷看看!”


 


“哦哦,这次可不会让汝再得逞。”零灵巧地躲过晃牙的攻击后张开手臂捞他进怀里,接着举起拿着相机的手让比他矮一截的晃牙伸手去抢却怎么也拿不到。


 


“可恶,明明我们的身高没有差很多。”晃牙放弃抵抗,一个人站在原地喃喃道。


 


“那么就快点成长起来吧,变得比吾辈还要强大。”说完,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嘴角当作是鼓励。


 


后者被他逗得炸起毛来,一时因主人发怒消除了魔力出现的狼耳朵直直地立了起来,毛茸茸的大尾巴不爽地扫过零的大腿,晃牙瞪了眼零,边用手背擦嘴边快速地离开这个每时每刻都骚扰他的吸血鬼身边,到不远处用鞋尖踢着小草发泄怒气。


 


“哦哦,小狗,不许调皮,那可是吾辈心爱的草坪啊。”


 


厚重的云层破开,丝丝缕缕的阳光从缝隙中漏出来,庭院里被吵闹声填满,又在阳光照亮枝丫时重新变回寂静。


 


 


03.


 


 


“话说回来,『宝物库』是怎么回事?”晃牙停止了吉他的弹奏,抬头询问把打开的小说搭在脸上呼呼大睡的零。


 


零侧了一下脸,小说滑下掉到地上,他打了哈欠,像是刚被唤醒,其实他只是无聊没事干闭着眼休息一下,至于小说那自然是不看的,只是用来遮光。幽幽的烛光不时跳动一下,映在墙上的光圈也随之晃动,他缓了好一会儿,在晃牙忍不住要出声时他才开口:“宝物库?”


 


“对,就是你经常挂在嘴边的宝物库,本大爷在这个家待了那么久,就没有看见过有暗门之类的东西。”


 


“啊,吾辈的宝物库啊。”像是睡得迷糊的零这才理会到晃牙的意思,勾起嘴角笑得意味深长,“这个可不能告诉汝,不过小狗,汝居然好奇到把家里都翻了一遍,真是可爱。”


 


“只、只是好奇而已!”晃牙抱紧了吉他好像生怕自己会手滑,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难道在棺材里?”


 


零笑着摇头,看来这只吸血鬼是怎么也不肯开口了,晃牙只好作罢,闷声弹起了吉他。


 


 


 


或许是白天太执着于这个问题,以至于晚上睡觉前满脑子都是这个,其实他不是很在意宝物库,只是它总被零提起,或多或少都会引起好奇心吧。晃牙一骨碌地爬起来,在房间里绕了三圈后决定要去找零。


 


光线从门缝中漏出来,晃牙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而入,正在看深夜剧场的零似乎已经意料到他会来找他,拍了拍旁边的空位示意晃牙坐进来。现在的画面很奇怪,一吸血鬼一狼人坐在棺材里看电视,烛光勾勒出他们的背影,电视上播放的是又狗血又拖剧情的电视剧,听着听着台词困意就袭来的晃牙打了一个又一个哈欠,眼角的余光瞥见零在很认真地看着电视,暖色的光芒使他的轮廓变得柔和,稍微卷曲的额发软软地搭在鼻梁上,细长的红眸里却没有一丝温度。


 


“零?”


 


他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是怎样叫他的名字,而且在想到的那一刻就脱口而出。


 


“嗯?汝困了的话就睡吧,吾辈想看完余下的部分。”零收回视线,改为与他对视,如宝石般的眸子里立刻多出一份宠溺,晃牙闭上眼,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在零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时,他睡意朦胧地发问了:“吸血鬼混蛋,宝物库到底在哪里?”


 


零愣了一下,望着被暖光照亮的脸蛋沉默了,待到那孩子真正睡着了把全身的重量放在他身上后才回答道:


 


“就在心里啊。”


 


 


 


04.


 


 


樱花飞舞的这一天,是毕业典礼。


 


大神晃牙在樱花树下打了一个又一个喷嚏,用完了一包又一包的纸巾,当班级毕业照一结束,他立刻躲回室内。听吸血鬼混蛋说,小时候的他很喜欢摘花玩,而且扑进花海中也完全没事,但越长大鼻子就越敏感,即使使用魔罩将自己和敏感物隔开,也只能维持一段时间,加上在进入人界之前和零做了不能随便施展魔力的约定,所以只好默默忍受。


 


“这样就不能和阿多尼斯拍合照啊…..”他的眉头皱得很深,目光放在唯一的朋友身上——乙狩阿多尼斯正被女生们包围住争吵着要拿到他制服上的第二颗扣子。


 


“在毕业的时候拿到喜欢的男生的第二颗扣子,就能得到他的真心。嗯,小狗这个表情不错。”话刚落下,咔嚓声就随之而来,一同吓了晃牙一跳。


 


“哇哦哦,吓死本大爷了,干嘛突然出现在身后啊!等等,不对,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晃牙瞪大双眼看着穿着合身的黑西装的朔间零,随意扎起的发尾垂在肩上,黑框的眼镜让他看起来更像是刚出国留学回来的大学生过来参加自家弟弟的毕业典礼。


 


“这可是汝的毕业典礼,吾辈怎么会错过。”零又举起相机拍了一张,“嗯嗯,就是这样,吾辈开始有种吾家儿子初长成的感觉,原来当父亲是这样的啊,舍不得孩子长大,但又希望他能够快点适应社会。”


 


“你在说什么鬼话啊,今天太阳光这么强烈,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什么都没有准备就出门,你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吗?记得别硬撑.....而且别用这种老爷爷的口吻说什么父亲啊,听起来好奇怪。”


 


“小狗小狗。”


 


“干嘛。”晃牙单手叉起腰。


 


“真是乖孩子喏,要吃糖果吗?”


 


“唔啊啊啊啊啊!别把本大爷的话当耳边风啊!”晃牙准备扑过去狠狠咬他一口,却被后面的人揪住了衣领。


 


“冷静一点啊,大神,别乱咬人。”阿多尼斯一脸严肃地警告。


 


“啧,你来了。”晃牙不爽地咂嘴,“本大爷知道了,先放手,而且那个吸…..人是本大爷的家人,本大爷不会伤害他。”


 


“这样啊。”阿多尼斯有些笨拙地松开手,跟零打了招呼并为刚才的行为道歉。


 


“喂,吸血鬼混蛋,既然你来了,就帮我们拍张照吧。”晃牙虽然有意识到要在阿多尼斯面前掩饰零是吸血鬼的身份,但忘记把称呼也改掉,幸好阿多尼斯没怎么在意。


 


他重新走到樱花树底下,纷纷落落的花瓣与淡淡的花香让他忍不住想要打喷嚏,赶紧催促零按下快门。


 


“3,2,1,番茄汁——”


 


“喂,什么番茄汁啊!”


 


咔嚓——


 


阿多尼斯率先迈开步伐,接过零手中的相机,“虽然我拍照技术不怎么样,但请交给我吧。”


 


“阿多尼斯你在说什么.....吸血鬼混蛋你别靠过来啊,太近了!!”


 


咔嚓——


 


 


 


看着阿多尼斯再次被女生们包围住,晃牙百无聊赖地点开相册,由于零说今天出门的第二个目的是跟旧友聚会,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把相机丢到他怀里打了个响指就消失在空气中,现在只剩他一个人在室内等到放学铃的响起,其实现在走也没关系的,只是他还想留多一会儿,在这个以后不会再回来也无法再重新体验一遍上学的滋味的空间里好好感受一下。


 


相册的顺序是倒着来的,第一张便是他和零的合照,难怪阿多尼斯偷偷跟他说你们看起来关系很好真不愧是家人,因为这么亲密的动作只有家人才会做出来。零搂着他的肩膀,头靠着他的头,脸上流露出与以前不一样的表情。晃牙已经记不清零是怎么捡到他的,但他记得零把脏兮兮的他抱在怀里时的那个眼神,空洞得很,如同失去了灵魂。


 


现在的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这种眼神了。


 


晃牙疑惑地歪了歪头,决定放弃这个想法,继续看照片。


 


接下来都是零躲在角落偷拍他的照片,有些更是模糊得只能看得清人影,那只吸血鬼是有多变态啊,追踪狂吗。


 


晃牙在心里不断地吐槽,连番茄汁和蜡烛并排放着都要拍下来,是有多无聊。


 


“小狗不在家的时候,吾辈可寂寞了。”


 


耳边响起零的话语,他猛地抬头,发现周边并没有人。


 


“明天开始多陪陪他吧,反正没事可干。”他自言自语。


 


 


 


05.


 


回到家的时候,他发现零早就睡倒在沙发上。


 


黑暗的空间里,只有轻微的呼吸声证明这只吸血鬼的存在,作为狼人夜视能力非常好的晃牙走过去蹲下来,正好能够正视侧身躺着的零的睡脸,没有温度甚至有些凉的喷息洒在他的脸上,他小心翼翼地往前倾过去吻了一下零,接着满足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拿起相机,镜头对准了他。


 


咔嚓——


 


“相机里没有你的单人照,就让本大爷来给你拍一张吧,哼,记得醒了要感激本大爷。”


 


将制服上的第二颗扣子扯下来,也不管上面还残留着棉线,就这样塞进零的手里。


 


第二颗扣子是最靠近心脏的,把它交给对方也就是把心脏交付出去。


 


他是这样认为的。


 


晃牙转过身去,把相机放在桌面,拆开蜡烛的包装纸准备换上新的蜡烛。


 


身后的零睁开了眼。








——————————




关于第二个扣子:这是在日本广泛流传着的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只要女生在毕业那天得到心仪的男生制服上那最贴近心脏的第二颗扣子,就能得到他真心的爱,是浪漫恋情的开端,同时也可以永远幸福。(来自百度)




故事里的晃牙是理解错了,但同时也是他所愿意做的事。




抽不到柴郡猫哭唧唧,不过终于有时间写文了所以很开心,接下来就要准备考试了。




我真的很起题废啊........

评论

热度(91)

  1. ネコ维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