ネコ

【零晃】Voices of The Vampire

+Edge+:

翻出蒙尘已久的lofter账号。请多多指教。




===========================



  • 原作向,老零视角。


  • 昨天构思某个漫画梗的时候,又再次看了追忆2和返礼。本想随意写两句解释老零的内心,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写了这篇2000 余字小短文。


  • 大量个人理解、解构与暗喻。


  • ♪ 



===========================




那是一个夜晚。


吾辈邂逅了那只狼的幼崽。


它利爪尚未发育,眼睛却闪耀着比月光还要耀眼的光芒。它露出幼嫩的獠牙,发出威吓的低鸣。吾辈与它相遇于夜晚,它的牙齿却反射着太阳的光辉。


 


于是吾辈忍不住伸出手。




吾辈本就是惜才之人。待这幼嫩的獠牙长大,将会有多么锋利!吾辈于是不禁想要替它打磨利爪,并教会它如何令獠牙更具锋芒。


令吾辈不由微笑。


 


然而吾辈仍旧是错算了一件事。


 


吾辈未曾意识到,这孩子那善良的瞳中所映出的吾辈,竟同信仰一般高大。将吾辈身形隐于暗夜的浓雾,在它眼中宛如无物;将吾辈声音湮于众声的雷鸣,它充耳不闻。它像追随追光的植物嫩茎,始终追随着吾辈的方向生长。吾辈所言,它毫不犹豫全盘接受。吾辈所行,它如蹒跚学步的婴儿般笨拙却迅速地模仿起来。吾辈只是一时兴起想带它看世界、看它成长,它却固执地将吾辈当做了世界本身。


这单纯的幼小的野兽,竟错把啜血的怪物误会成神祇!


 


而吾辈,愚蠢而轻狂的吾辈。也将这笃信当做理所当然。


吾早应知道,若需要剑刃,它将毫不犹豫伸出利爪成为吾之剑,若需要盾牌,它会用瘦小但坚实的身体挡在吾辈身前。


这是吾辈早应知道的。




 


 


然而直到那团被绛色血液染污的毛皮,突兀地横在吾之战士的尸骸间,咋一看好像已经失去生命一般;难以置信的寒意涌上吾辈心头,席卷着钟鼓般躁响的心跳喷涌而上,在吾辈脑中炸出一片空白之时。直到仿佛细小的尘埃引起的雪崩,大量的、大量的羽屑般轻盈的震颤重重砸在吾辈身上、挤压着空气的通道,最后一丝余息如同溺水旅人向稻草伸出的手——挣扎着、急促而孤注一掷地,自吾辈血管末梢迸裂而出之时——


 


      死亡。


 


什么东西紧紧扼住吾辈的胸口。什么东西发出轰鸣。


 


      不!


 


年轻的狼看到吾辈时,疲惫的眼睛仿佛被燧石引燃的烛芯,瞬间闪起盎然的光。


它发出呜鸣,却倔强地隐藏着伤口。它毛皮不再光洁,蓬松的尾巴在战斗中被烧成焦黑的秸秆、却欣喜地摇摆着。它拖着蹒跚的步伐,用柔软的侧颊磨蹭吾辈的手,舔舐吾辈指尖的血迹。它执意撑起遍体鳞伤的身体,挡在吾辈面前。它警觉地环顾四周,向着不知潜藏在何处,也可能是无处不在的威胁挤出警戒的低吼。


 


「这是恶魔的眷属,带来死亡的恶狼。」


 善意的路人发出提醒,继而又在看清吾辈的脸时大惊失色。


 


「魔王!」


被路人尖叫激怒的狼撑起前腿,露出獠牙。经久的战斗令它变得敏感。它绷紧肌肉的身体微微颤动,尚未愈合的伤口因这动作再次崩开露出鲜红的血肉。


 


——那一瞬间吾辈终于明白了。


 


 


自欺欺人的吾辈啊。拥有不该有的情感的怪物啊。


若真是湮于暗夜的死物,又怎会有这般轰隆作响、剧烈得仿佛突破胸腔而出的心跳声;若真在连呼吸都不复存在的魔域,这曝露于午时日光中一般的窒息又是什么?


 


吾辈于是伸手环住狼的颈项。


 


这孩子对于吾辈阻止它向前似乎有些惊讶,它不忿地仰起头,鼻子喷出温暖急促的吐息。它盯着吾辈的眼神中充满不解与期待。


吾辈抚摸着它的毛皮。它发出小狗一般轻柔地噜噜声。吾辈喜欢听它的声音。它的低鸣、它的长啸,无一不带着鲜活的阳光的气息。死亡相随的暗夜生活也未磨灭它那温暖的味道。它四肢的肌肉在战斗中变得坚硬、蓬松的毛发被血污粘结成块。它应该拥有更好的生活。它应该奔跑在阳光下,健康地、自由地。他的毛皮应在清晨的风中招摇,而非在这场愚蠢的战争中因为毫无意义的尊严浸满血渍。


 


 


若它不是狼,而是被驯顺的生物,小狗或其他什么,吾辈大概会毫不犹豫将其关于家中、即使用绳子或锁链束缚也决不让它触及任何危险吧。哪怕磨平它的尖牙、拔掉它的利爪、令它无法再自由奔跑,也不希望第二次看到它成为吾辈的剑与盾。


结果好像只有当它离开吾辈时,才能够实现在阳光下生活的愿景。


 


“乖……”  吾辈摸着它的头。感受着它下颌的重量在吾辈肩上摩挲。


……该如何让它主动远离?


 


 


第一次意识到狗狗是对它的称呼时,它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愤怒和惊恐。它慌张地贴过来,眼神却充满关切。意识到吾辈并没有生病或者神志不清,它的愤怒才在长舒一半气的时候爆发。那是它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真的对吾辈动怒。用上全身力气咬向吾辈的利齿,也伤了自己口腔。他大概是哭了。眼泪和血液混在一起,然后在把周遭能毁坏的东西悉数破坏以后,他甩下一个忿然的背影离开。


他大概不会回来了吧。


 


然而他还是回来了。夜幕已经褪去,朝晖尚未普照的时候,吾辈正盯着窗外发呆,轻音部的门扇发出吱呀的轻响。那孩子拿着绷带和医药箱,抬头正对上吾辈的目光,露出吓一跳的表情。“本、本大爷才不是刻意为了你来的。”他着急争辩,却尴尬地捏紧了手上的医药箱,“吸血鬼混蛋,这东西我先放这里了,你爱用不用。” 他匆忙地退出房间,甩上门板,却由于关门过快夹到自己脚跟。听着他被隔音部室的门板模糊的抱怨声,吾辈竟不由微笑起来。


他终究还是回来了。


 


哪怕在他颈部束上项圈、像家犬一般捆在自己身边。哪怕一次又一次激怒他,像举起钢琴一样将他擎在空中甩开。他依旧会回来。意识到这点,吾辈打从心底喜悦。


 


或许吾辈心底并不想放他离开……你觉得呢,小姑娘?


 


 


--------------------------------------


 


“朔间学……”


我犹豫是否应该开口。正在这时,轻音部的门却被人大大咧咧地扯开。


 “喂,小杏——听说你找我——”大神晃牙边说边大跨步进来,看到我和对面的朔间零,他愣了一下,随即警觉地一个箭步上前横在我和朔间零之间,“你在对小杏做什么,吸血鬼混蛋?” 


“在小狗眼中吾辈的信用竟低至此了么,真让人伤心。”


 “废话少说,你们两个人单独在部室到底在做什么?”


 “朔间学长在给我讲述一个故事。”


 “故事,下个梦幻祭的剧本么?”


 “不……”




大神晃牙背对着的朔间零,无声地举起右手食指,摇头做出噤声的动作。






“……只是个普通的传说故事而已。”我说。


吸血鬼的心声,看来要暂时对狼保密呢。




END。




===========================


附追忆2截图


奔波于世界各地拯救他人的英雄,回家看到的却是染血的荒野。这画面太过于真实而悲怆。而作为零的代理,在梦之咲战斗并被击溃、乃至背负恶名的人中,是否有晃牙在呢?是否正是因为不愿这个尊敬、模仿着自己的可爱孩子不再受此恶待,不愿他再为自己战斗。零才会称晃牙为狗狗,不厌其烦玩着激怒与安抚的游戏呢?




涉对零的评价,“我们的魔王,比任何人都更具人情味的怪物”也格外贴切。




想按时睡觉的话……真是不能看追忆2和返礼啊……




最后再附一张涂鸦的最后一幕:





在公共平台发文诚惶诚恐……若不嫌弃欢迎来评论聊天。


感谢食用♪

评论

热度(91)

  1. ネコ+Edg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