ネコ

【零晃】琐碎

绘雨:

在不熟悉的外人,以及十分单纯的人眼里,大神晃牙大概是个非常奇怪的人。


脾气好像很暴躁。似乎一直在发火。和他对话的时候,经常很凶的啊?一声,让你不知道哪里错了,于是不知所措。


比如这次的万圣祭。


阿多尼斯明明想着不要麻烦人是最好的。大神看起来也好像非常讨厌麻烦。可是当自己说并不需要指导,那个人又露出了让人十分不解的神情。


阿多尼斯喜欢小动物。他觉得自己看到了大神晃牙有一双隐形的耳朵,此时耷拉了下来。


 


于是他继续不知所措。


好在前辈指导他说去问问对方吧。他不明所以乖乖去了,于是大神好像就很开心了,虽然语气还是很不好。


真的非常奇怪。


 


单纯的后辈在舞台休息室问羽风薰。这个前辈也是个相当轻浮的人,非常讨厌应付男性。不过今天似乎心情不错,还有空给他解释:“那就是傲娇啦傲娇。”


傲娇?阿多尼斯为不知名的词汇困惑着。


心情好的前辈继续解释:“就是口体身直。嘴上说一套,心里想的又是另一套。比如很多事情明明很喜欢,非要说自己不喜欢。总之是很麻烦又可爱的人群哦。”


阿多尼斯默默脑补了一下。两个人去吃甜品。其中一个人明明很喜欢,非要说自己不喜欢。然后另一个人就说难得来了就陪我吃吧,那个人就一脸竟然你这么说了我就勉为其难陪陪你的表情坐下。吃了一口明明开心得要死,还要嫌弃说这什么东西难吃死了。


阿多尼斯突然变得很担忧。


“……大神,需不需要去看看医生呢。”


“……”羽风薰被后辈神一样的思维吓到了。


零点三秒后,他终于知道他和这个单纯的后辈是没有办法愉快的沟通的。因为他不像大神晃牙那样充满爱心,也不像朔间零那样对后辈充满耐心。所以最终他简单粗暴的问对方:“那你喜欢现在的晃牙君吗。”


后辈没有犹豫。直接点头。


“那不就好了嘛。”前辈很满意的拍拍后辈的肩,掉头就走。准备去找找哪里有可爱的女孩子。真是奇怪。难得校外来了一堆人,其中又有好多女孩子。他到底为什么要陪着这么一个后辈,还是男性浪费这么久的时间。


后辈依然不明所以,不过好像也被说服了。他看着远走的前辈,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前辈是无奈的:“阿多尼斯君,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后辈也很茫然:“……我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啊。”


……


卖萌是可耻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年!!!!!!!!!!!!!


前辈内心是崩溃的。他本来是想直接甩掉后辈的。可是他不小心回头看到怪物打扮的后辈脑袋上似乎也有了双隐形的耳朵在晃悠着。他总有种如果丢下这个人自己跑掉,那双耳朵就会耷拉下来的诡异的错觉。


……


最终,前辈妥协了。


“那么,阿多尼斯君,你可以跟着我,但是不可以打扰我勾……不对,和女孩子们亲近,知道吗。”


后辈乖巧的点头。


羽风薰捂脸想觉得这副样子的后辈太可爱了一定是他今天怎么了。


 


半个小时后,羽风薰发现自己一时心软带着后辈想要泡妹子也许是人生中排名前三的错误也不一定。


不,阿多尼斯君并没有做任何打扰的他的事情。


羽风薰看到萌妹子。上去撩两句。少年就安静的站在旁边完全不刷自己的存在感。然而自己的搭讪基本都会落得以下几个下场。


 


1.胆小点的妹子看到阿多尼斯的造型尖叫了一声啊。逃跑了。他开始想着还是送后辈走吧,然而后辈那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而沮丧的站在一边的样子,反倒让他觉得最近姑娘怎么这么胆小。


 


2.结伴而行的妹子们不用他去搭讪。几个人兴奋的冲过来,不等羽风薰露出万人迷的微笑,就激动的对着他们说可以给他们照相嘛。秉着女生至上的原则羽风薰微笑答应,后辈阿多尼斯君对这种小事很少拒绝。照完相,羽风薰本想更进一步,结果刚和妹子套话,妹子们已经啊啊啊啊啊啊——兴奋的叫着远走了。


羽风薰不明所以的厉害。


 


3.……这类是最讨厌的。


羽风薰去搭讪。妹子毫无兴趣。看到阿多尼斯眼睛一亮,一脸期待抓着阿多尼斯的胳膊问阿多尼斯是否同行。后辈开始茫然无措。前辈叹了口气解救了自己的后辈,终于承认也许今晚并不适合发生艳遇。


 


羽风薰心累。坐在长椅上休息。后辈似乎要去买什么东西。他就安静的坐着发呆。


后辈很快回来。两手各拿着一个大袋子,里面是各式各样的食物。阿多尼斯先递给他一个烤串。


羽风薰满脸问号。


后辈脾气很好。在他旁边坐下来,耐心的说:“觉得前辈似乎很没有精神。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人在没有力气的时候就要吃肉。我买了很多,前辈吃吧。吃了就打起精神吧。”


羽风薰:“……”


你问他感动吗。其实并没有。他交往过那么多女孩子。在不经意间细心温柔体贴的不多可也不少。类似的行为出现的几率不多也不少。谁都没有带着一颗计算的心,只是单纯的想对他好。


可是为什么,独独这次,他竟然想要微笑。


 


他看着旁边似乎一直很冷静然后面瘫实际上真爱小动物尊敬前辈体贴后辈的大好少年,突然泄愤一样的咬了一口肉。


“……好,吃吃吃。”


 


少年似乎很开心前辈又有了点精神。轻轻地笑了。


只是羽风薰吃到一半突然问:“朔间和狗狗呢?”


被问到的后辈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没想起来。于是诚实的回答:“从演出结束后就没有看到大神了。朔间前辈倒是和朔间谈了一会儿话。那之后也没看到人了。”


 


……?


 


羽风薰一瞬间觉得哪里怪怪的。思考了一秒没思考出所以然果断放弃。他本来就讨厌麻烦的事情,事关男人就更懒得管。他想今天跟女孩子的种种计划估计也泡汤了。还不如好好转转祭典。


他站起来,对后辈说:“走吧。”


阿多尼斯依然听话的跟上。


 


朔间零在干嘛。


朔间零在找大神晃牙。


找到他之后有特别的事情吗,其实也没有。有想让他去做的事情吗,其实也没有。只是演出结束,他稍微拉着他心爱的凛月说了两句,再转头,就已经看不到自家的狗了……让他有一点点的,在意而已。


 


真的只是一点点。一点点到,如若这样的事情放在白天,朔间零一定会安静的忽略然后回他的棺材,舒服的躺着。可现在是夜晚。他有力气也有精神。凛月并不肯陪他转转难得的祭典让他也有了难得的闲心。养宠物偶尔还是要好好陪一陪的。他抱着这样的心态,本来想拉着汪口走一走,却找不到人。


 


他去了轻音室。夜晚一片黑暗几乎看不清什么。朔间零却没有开灯。他的汪口不在这里,他看一眼就明白。


然后去了他的2B,路过2A看到游木真和明星昴流跪坐在地上,他们的前方冰鹰北斗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总归也就是教育的话。而2B,一片漆黑,一个人也没有。他的汪口也不在这里。


 


后来陆续去了很多地方。朔间零有些疲惫。他的身体确实在白日尤其容易感到支撑不下去,然后他就能看到汪口态度不好的说你真是弱爆了啊吸血鬼混蛋,可惜脸上的担心根本藏都藏不住。


啊。


他很少在夜晚也如此疲累。也很少如此没有余裕。更是已经很久没有觉得茫然。


 


朔间零靠在校园的某棵树上。安静的想起每次当他想起这个人之前,他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了。他会骂他吸血鬼混蛋。说你怎么能活的如此不健康。说你为什么不能再对组合的事情上点心。说你那种态度我最讨厌了。


说……


很多很多。


 


朔间零呼出一口气。竟然在回去和找人之间犹豫了一下。他想明天总会再见的。在他从棺材里醒来的时候。第一眼一定就会看到汪口的脸。


然而最终还是去找了。


 


朔间零最后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找到了他的汪口。


大神晃牙的身边没有像之前那样有一群狗环绕。他躺在地上似乎睡着了。只有一只狗安静的趴在他的胳膊上,似乎也睡着了。


 


朔间零坐到他的身边。指尖滑过他的头发。大神晃牙也许是感觉到了他人的靠近,皱了皱眉,却也没再多动作。他依然在睡。


朔间零终于明白。也许他的汪口只是累了。只是想要一个休息的地方。只是想要这么简单的睡一觉。只是……没有来到他的身边。


 


他看着他。


少年的睡颜在月光下安静的发着光。睡着的少年不会大叫不会失落也不会生气。他安静的睡在那里,好像全世界发生了什么都跟他毫无关系。


他突然的想要去亲吻他。


 


无关情爱。无关其他。只是想要一个简单的吻。


朔间零垂下头。他本来是想在少年的脸上印下一个吻的。简单而纯粹。就像用吻来代替晚安,愿你做个好梦。


 


——那么。你就为了你的爱。去死吧。


 


可是那句话,就那样,毫无征兆的,冒了出来。


 


“……”


其实一直懂的。


哪怕过去的伤痕已经淡去,自己也可以慢慢不在意,那些事情也永远都存在。好的也好,坏的也罢。


最后他吻了一下少年的头。靠着少年的身边。躺了下去。


 


……


朔间零发誓他没有想这么睡着的。


只是当时的感觉太舒服,太宁静,他闭上眼,真的只是想要简单的休息一下,而已。


然而他还是睡着了。


并且两个人一起睡到了第二天。


 


吸血鬼厌恶白日是因为他们承受不了光。那会剥夺他们的精气。大神晃牙醒过来看到朔间零吓得根本管不了他为什么在这里对方为什么在这里。他只看到对方脸色惨白的厉害。当机立断扛起人就往学校里面跑。


 


……哦。你问姿势。别怀疑。就是扛。把人倒放在自己肩上的那种,扛。


 


之间无数人侧目。讶异。拍照。大神晃牙都没顾上。他就那样焦虑的把人放回他的棺材里,然后守在旁边看着人脸色慢慢变好。


 


然后那几天大神晃牙发现自己总是莫名其妙的会自己做出需要对方tj的事情然后遭各种各样的罪。


我最近好像很倒霉呀。


大神晃牙弹着自己的吉他。看不到双子怜悯的视线。


 



 


被万圣和曰服剧情炸的我没有第二弹。


其实本来是没有阿多薰的标签的。两个人只是开个场。结果写着写着好像写多了可能还是自己萌的cp没忍住吧然后不带感觉好像对不起不萌的人。


设定是谁都没和谁谈恋爱。一切都处于朦胧的阶段。


然后讲真ud四个男人我没一个抓得准。


直男抓不准。喜欢给人肉吃的二年级少年抓不准。傲娇一直是苦手系抓不准。老零……老零可能我觉悟不够所以看不懂他。


下手打的时候其实是很忐忑的。


可是怎么说呢。我看到了被狗狗包围的小晃牙,就觉得零也在旁边就好了。就算是满足一个心愿吧。虽然我打的时候那句……简直分不清哪个是自己的狗一直魔性的徘徊在自己的脑袋里。


本意是个开心的小故事。嗯……然而自从看了返礼爱上零晃这对在我心里一直就是刀糖并存所以可能没把持住吧。以及我果然起名苦手。


祝所有食用的人开心。


 


来个简单的小番外。


 


那天羽风薰和阿多尼斯有在那片草丛里找到剩下的两位成员。


他们相互依靠。四周很安静也很美好。


 


阿多尼斯疑惑的问他的前辈不用叫醒两个人吗晚上这么睡很容易感冒的。


前辈看看那俩。再看看一脸坚毅确实的在关心着他人的认真的后辈。心脏突然有些不规则的跳了一下。


 


“……”


“……?”


 


我是直男我是直男我是直男。


内心重复三遍。很好。没问题了。


 


觉得是被两个人影响了自己才有点不正常的前辈毫不犹豫的对后辈说:“哦不用了他们就喜欢那样。”


单纯的后辈接受了这个答案。并准备以后好好和同组合的大神说不可以在外面过夜那样很容易生病。


 


评论

热度(65)

  1. ネコ绘雨 转载了此文字